他们的工作环境与生活,谁知/谁解?

 
 
  怀念王家的三个女们
        男子汉,爷们,从来流血不流泪,但当我亲眼目睹了众多的亲人失去之后,我泪不自禁。
    前年冬季,我回去安葬我王家的大女们,即我的大老姑,我写了一篇怀念老姑的文章,去年春节前,我回去安葬我的七老姑,写了一篇怀念七老姑的文章,今年正月初5,我去送葬我王家的第三个女们,我的如意姑姑,她的死最令人伤感。祖父一生忙于工作,奔波于四川与杭州之间,如意姑随其母下嫁到这里,远离亲人,也数年未联系,谁曾料却于2003年7月5日晚被害于此,闻迅我即刻前往,但姑已去也,凶犯在逃,09年8月4日被广东省大岭山分局抓获,2010年元月27日,被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
    泪水已模糊了我的视线,我回忆当初的情景,03年7月7日下午4时许,天空开始上云,5时许我去街上买了花圈和给姑要烧的东西,车出城时天已下雨,到姑家雨已下大,进姑家门时其儿子来接我,我给姑上了香,嗑了头,姑躺在冰棺中,我看着她真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她才40多岁,我的泪水簌簌而下,我很愤慨,王家的爷们,在公检法工作的大有人在,在社会上也有能征善战之士,却保护不了自己的亲人,何为人乎?何以对得起亲人?对得起祖先?
    雨一直下着,晚7时15分钟天已黑了,我看着姑的遗体,问姑父,姑就这样走了?今年多大了?姑父回答我,你姑今年49了。我为姑的死感到悲愤,我为姑父及其儿女未能保护好姑而气愤。
            风雨中,西里村永别如意姑,
            悲愤中,西里村寻觅姑侄情。
    2011年元月27日凶犯出逃6年之后被抓获,被判无期徒刑。离姑去世已6年之久,终于结案,本应清明节,祭祀姑,告知姑于地下,但恐太远。生者难忘死者,更难断亲情,故而在春节大年初五,祭祀姑焚烧判决书以告知。此乃王家之门风。
    大年初四晚,因明天要去给姑有个交代,至深夜1时许,无法入睡,伤感至极,无以言表。大年初五1时半许,到姑墓地由我宣读判决书,告知姑地下亡灵,娘家侄子来看她,以了心愿,请姑地下安息并焚烧中院判决书等祭祀用品,所有人员给姑三叩首,死者为尊,生者不论辈分年龄,都需如此 〔照片见空间相册〕 。
    王家乃大孝家族,也是大仁大义之人,上要对得起祖先,下要对得起晚辈,这是王家,立世之本,创业之本,传家之本。
  在北方最寒冷的季节三九天气,我来到了祖国的南方,改革开放的前沿:广州,东莞,深圳等地.当我踏进这片温暖如春的南国大地,望着那郁郁葱葱的植被和那依然盛开着的鲜花,我想起了杨朔写的" 荔枝蜜,"我想起了唐朝诗人王维写的南国红豆诗",红豆生南国,此物最相思".我来到了这里,不见朋友,有违天意,但却心境沉重,我是来这里为死在这里的民工和关押在这里的民工维权来的,当以使命为重.
      改革开放30多年来,是国家的政策,大量的流动人员涌入这里,才创造了这里的繁荣景象,但却有那么多的外地打工人员客死在这里,他们有的触犯刑律被关押在这里,他们的辛酸与悲壮,他们的贡献与荣蹂,他们的工作环境与生活,谁知/谁解?谁去关心他们,谁能看得见他们?当他们遭受欺凌的时候,当他们遭受不公平待遇的时候,他们做为弱势群体,他们是那样的无奈与无助,他们用最原始的办法与命运抗争,这就是改革开放地区的特点,他们身陷囹圄,他们客死他乡.他们虽然不是我的兄弟姐妹,也不是我的儿女,但我要为他们鸣不平. 因为他们也有父母,也有妻儿,他们自己的不幸,将直接导致他们家庭的破碎,将使他们的父母痛苦一生.
       8天的维权之旅,我先后去了东莞的长安镇,肇庆的四会和深圳的福田区。这里有它的繁荣,但也有他令人痛心的一幕,当我即将踏上归途的时候,回过头来,我再次望着这片土地,深感大自然既然创造这片热土,以前曾给人流下了如此美好的遐想与回忆,可在阳光之下竟然也有如此多的遗憾,我望着送我的陕西民工,看着他们的迷惘的眼神,心中真不是滋味,明春,我还要再来,继续为他们维权.
     深 秋 * 母 亲
         我记忆中的深秋,是童年时代站在家门口盼望母亲下地归来带给我的几颗花生果和几个豌豆角,是少年时代去田野上帮母亲捡拾麦穗的情景,是青年时代每到夏秋季节总想回家帮母亲干农活的惦念,是中年时期故乡田野上的篝火对我的召唤。如今的深秋,我已很少看到故乡的篝火,更很少看到母亲的身影。但今年的深秋,母亲看我来了,给我带了她亲手蒸的馒头,母亲知道我喜欢吃韭菜做的菜卷,每次到我这,都要给我多做一些,并放到冰箱让我多吃几天,母亲要回绍兴了,还给了我一千元,我无法拒绝,我深深的体会到了已是暮年的母亲对儿子的牵挂,我泪水上涌,但却不敢流出来,我不能让母亲看到40岁儿子的脆弱,直到母亲坐姐的车走了,我无法再控制,泪水夺眶而出,这是儿子对母亲的眷顾。我从母亲身上学到了勤俭,学到了做人的正直与朴实,学到了真诚待人与知恩图报  。明年5月8日是母亲70岁生日,我一定回绍兴,亲自下厨给母亲做一餐饭。
       深秋,是个洗尽年华的季节,虽然易逝,但却总令人回味。家乡秋天的清晨像披着白纱的少女,透着朦朦胧胧的美。家乡的秋天,也有萧瑟的树枝,绿叶已落尽,灯笼腾趁机攀上树枝挂上了自己的果实,家乡的秋天,芦苇在风中翩翩起舞,家乡的秋天夕阳很美,成片的玉米,金黄的稻谷,只是发觉家乡的玉米没有北方的高、壮,也像南方的山、水、姑娘一样玲珑清秀。夜幕降临,家乡的秋也显得苍凉和久远。
       看着那黄叶满地,树木凋零,暮然回首,萧瑟的秋已被裹着走向季节的深处,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我们已站在了冬天的边沿。时间象一把无情的剪刀,将岁月的枝叶,剥离得干干净净。时光已老去,那逝去的日子永远也不会回头了,但我明白,那些走过的岁月,或甜蜜或惆怅,或幸福或失意。那些走过的路,或平坦或坎坷,或宽阔或崎岖。那些走过的脚步,或沉重或轻松,或匆忙或悠闲。那些走过的日子,或淡如白水,或醇香如酒,或浮光掠影,或清香如茶,都早已充实了我贫瘠的心灵,给我留下了一种情怀和一种感念。我深知,远方的召唤与牵挂,来自于责任和良心 。远去了的童年,远去了的故乡篝火,还有那远去了的母亲的背影,将终生令我思念与回顾。我很想再回到那多梦的童年,更想再回到那故乡篝火的田野上,再去品味一下故乡泥土的芳香.........

相关热词搜索:优博时时彩

上一篇:使国人的尊严和人格频遭践踏与蹂躏?到底是谁之过?
下一篇:【浅谈狗的文学】“狗眼看人低”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