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国人的尊严和人格频遭践踏与蹂躏?到底是谁之过?

 
深圳东莞维权之旅3
 
 
         去冬,我赴东莞的长安镇处理一起民工跳楼死亡案件,该民工从其厂区5楼跃下而死,该厂所在地的宵边派出所的办案人员给我们介绍了案情,并带我们去看了案发现场。时至今年4月20日结案,公安机关侦破结论,死者系自杀,医疗,丧葬费用18000元,未让家属承担,家属未得到任何赔偿。但我们在调查过程中发现,该民工所在的厂子,各项安全制度,设施几乎没有,当地政府机关的安检部门也无任何管理措施,几乎就是一个黑厂,且在处理该案期间,厂方负责人已不知去向,贵重设备已被转移,导致家属没有得到任何赔偿。令人无法想像,如此繁华的改革开放城市竟然会是这样?
       今年春节过后,正月初8我赴深圳宝安区处理第2起民工死亡案件。该民工在宝安区一工厂当保安,因和厂内一民工打架,被该区检察院批捕,羁押于保安区看守所,羁押半个多月后因病被送到宝安区人民医院抢救,抢救数日后通知家属,在押人病危,让家属办取保手续,我们赶到时人已病入膏肓,2日后死亡,我们提出尸检,3个多月了无结果,难以继续,该看守所与家属达成三万五的协议,结论,该民工系患病医治无效死亡。
       纵观上述2起民工死亡案件,均反映出政府机关的社会管理不当,而导致那里的治安状况堪忧,接着5月份发生的富士康11跳现象,则进一步验证了这一现象的客观存在性与真实性。真令人无法相信,改革开放竟然创造出了那样的现象?到底是繁荣还是黑暗?到底是和谐还是虚伪? 
       在过去30年里,中国依靠数亿主要来自农村的廉价劳动力打造了一个出口导向型的“世界工厂”,实现了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但却长期忽略了劳动者的基本生存权利,并以“农民工”身份为借口,以平均低于第3世界的工资来廉价的支付他们的报酬,使他们无法在城市中立足,漂泊徘徊与城市与农村之间,过着无根无助,家庭分离,父母无人照顾,孩子缺乏关爱的没有尊严的生活。     
       我们要发展,但不能丢掉尊严,中华民族自古以来,蒙羞,耻辱的历史够惨重的了。我们何以能让外国敬畏,要的是实力与强硬,总不至于连一句硬话也不敢说吧?我们要和谐,要发展,但也不能违心,不能虚伪,不能因要发展,致使政府管理无能,而使国人频频蒙羞,而使国人的尊严和人格频遭践踏与蹂躏?到底是谁之过?
 
 
 
  湖南之旅
          5月7日午一时许,我们一行40余人抵达长沙,开始了我们为期6天的湖南之旅,天下着小雨.首先,我们参观了长沙的城市建设,其规模,其格局,完全是长江中下游平原的水文,地理风貌特色,与北方差异较大,令人赏心悦目,精神为之一振,随后,我们冒雨参观了橘子洲头,缅怀昔日主席的革命斗争经历,深感主席当时革命工作之危险与艰苦。然后参观了湖南的岳鹿书院与爱晚亭,虽然是初夏,因下着小雨,爱晚亭给人留下的总感觉是秋天的印象,也真正让我们体验了一次湘楚文化的内涵意境与熏陶。
 
           5月8日早七时半许,我们来到韶山主席铜像广场,天依然下着小雨,愈发增加了心情的沉重,我们给主席铜像敬献了花篮,举行了悼念仪式,然后到主席的故居韶山冲瞻仰,游人很多,但都依次序排队而行,井然有序,体现了国人对主席的尊敬。当听到主席的铜像于93年12月回家乡的情景时,愈发令人感慨,据说当时承载主席铜像的专车行至与江西交界的井冈山时,汽车突然熄火,如何都无法起动,经检查车子一切正常,无故障,可就是发不着火,当时的随车领导下车给主席铜像鞠了3个躬,说‘主席,我知道您还惦念着井冈山人民的生活,您老人家,歇歇脚,看一下,咱就回家吧,家乡的人民还在等着您那’,说完上车,一发动,车好了,到主席家乡,数十万人民夹道欢迎,令人感动。江总书记亲自为主席铜像揭幕,当时下着小雨,当江总书记徐徐拉开主席铜像的红布时,天竟然晴了,雨住了,有6只蝴蝶飞了过来,他们是主席一家为革命牺牲的6位亲人,同时在主席的两个肩膀的上空出现了太阳和月亮的光环,值续了8分钟左右,方才隐去,另外93年冬季,韶山漫山遍野的映山红杜鹃花尽皆开放,本来是在春天开放的花,竟然在隆冬提前开放了,令人感慨。
 
         5月9日,拜谒完主席,我们到达张家界武陵源风景区,尽管风景秀丽,但仍沉浸在对主席的缅怀之中。张家界的风景由3大部分组成,与国内各大名山相比各有特色,但宣传舆论氛围却营造的特别好,乃致于全国各地的游客,纷纷前来参观,这就是张家界人的发展理念,开拓理念,创新理念,超前理念。我们的西安,华山也是著名景点,但却并非如此,中国旅游业东热西凉之缘故就在于此,经营理念之滞后,成为影响发展的瓶颈,需尽快扭转,西北人的思想应当更加开放,不可把与时俱进的思想总挂在嘴上,而应付诸行动,扎实进行,以彻底改变落后面貌。

相关热词搜索:优博时时彩

上一篇:陕西省职工文化艺术节“西铁杯”戏剧曲艺小品决赛专场举行
下一篇:他们的工作环境与生活,谁知/谁解?

关闭